新闻资讯

您现在的位置:竞技宝 > 新闻资讯 > 红酒文化 >
新闻资讯
红酒文化

Wine culture

中式风格

Stainless steel

动态的、情状的风俗勾画少

  《水浒》第三十九回,说宋江走出城,见一座酒楼,挂一面牌额。上有苏东坡大书“阳楼”三字。楼前门边朱红华表柱上两面白粉牌,各有五个大字:

  这便是旧时代到处可见的饮酒对联,它以对仗、对偶的句式,形象而又凝练地概括与表现了酒的内涵、饮酒的乐趣、酒楼的品位。

  当然,酒联并不都是挂在酒楼上的,有的是人们嘴上常常念叨的,如“酒逢知已千杯少,话不投机半句多”,有的则是从历代名诗中截取出来的,如“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”。

  我们说饮酒对联高高挂,不只是指它一般在酒楼上的位置,更是指它的艺术价值的不可忽视,正如一位对联行家所说,酒联同其他对联一样,都可以说是:“浅深皆成趣,雅俗均可赏。”

  爱喝酒的人说酒香,喝酒后的典型情况就是醉。酒香与酒醉因而成为赞美酒与抒写饮酒的对联的两大题材与主自,两者时分时合,相映成趣。

  “嫩寒锁梦回春冷,芳气袭人是酒香。”这是写酒香的佳句,原为宋代秦少游所写,后被曹雪芹作为对联挂在《红楼梦》中秦可卿的卧室内,成为人物性格与环境布置相融合的一种诗意象征。

  直接以醉喻酒,以醉写人、以醉寻乐的对联数量最多,但醉态并不雅,所以“醉”字入联一般还需作点艺术加工,或幽默,或调侃,或以醉眼看世界。

  “一月常致二十九日醉,百年须笑三万六千场”,“人座三杯醉者也,出门一拱霾之平”,“铁汉三杯软脚,金刚一盏据头”这样的酒联都带有自嘲的意味。

  “开琼筮以坐花,飞羽觞而醉月”,“座中醉客延醒客,江上晴云杂雨云”,是一种醉眼惺忪观风月。

  “杯中倾竹页;人面笑桃花”,“莲叶穿心过;两条桃花上脸来”,以容颜的变化和景物的交映,间接地绘出了酒酣而未到醉之状。

  虽有一醉方休之说,但真正的喝醉酒,心胸中并不好过,生活中还可能失态闯祸。

  现代城市的交通事故不少与酒后驾车有关。“司机一滴酒,亲人泪水流”,这就是风雅不起来的对联式的交通警示。

  文人写的酒联不会是伤感性、悲剧性的,他们还是喜欢风花雪月,歌扬酒香,因而酒馆、凉亭中的对联如下面几则的居多:

  在这一类对联中,朦朦胧胧的意境和意象是文人们所追求的,如此类对联中经常借用的“杏花村”意象,原出典于杜牧的著名诗篇《清明》,因有“牧童遥指杏花村”句,“杏花村”便成了酒家的代名词了。

  因而像“缕缕清烟芳草渡,丝丝微雨杏花村”之类的酒联俯拾即是。人们将“烟”、“草雨”、“花”与“牧童”、“遥指”联想在一起,诗情画意和美感就会油然而生。

  当然,以上的几幅对联,虽有村、楼舫、歌、客、卖花人、牧童等与人有关的词语出现,但静态的、纯为景色的描绘多,动态的、情状的风俗勾画少。

  “楼中饮兴因明月,江山情诗为晚霞”,“共对一樽酒,相看万里入”,“高谈满四座,一日倾千杯;且往饮美酒,竞技宝乘月醉高台”,“长吟玉梅诗兴动江山皆人句,大开春酒会醉余天地总为家”等联,就不只是自然景色与景物,融入较多的则是饮酒人的情态与情感,并将这些情态与情感与景、境、诗、家等或具体、或抽象的内容结合在一起,情最交融、虚实相问,令人一唱三叹、回味无穷。

  中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对联王国,对联起源于晋代,盛行于明清。在中国灿烂的文学艺术宝库中占据一定地位,在世界文学艺术殿堂上放射出奇光异彩。

  外延广阔的中国酒文化为对联提供了无限丰富的内容,对联艺术又为酒文化知识提供了独特的表现形式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